投稿郵箱: [email protected]
您的位置:首頁 > 組工園地 > 書畫藝術 > 正文

書法的美育價值

華民族歷來重視美育教育。《大學》開篇說:“大學之道,在明明德,在親民,在止于至善。”讓人明白道理,樹立正確的人生觀、世界觀、方法論,知榮辱,辨美丑,以臻于至善。達到心靈美,必然需要美育。美育,是通過培養人們認識美、體驗美、感受美、欣賞美以及創造美的能力,從而具有美的理想、美的情操、美的品格和美的素養。

蔡元培先生曾提出著名的“五育并舉”教育方針,其中便有“美感教育”(“五育”為軍國民教育、實利主義教育、公民道德教育、世界觀教育、美感教育)。他還提出“以美育代宗教”的口號,并在對宗教與美育進行對比后認為:“美育是自由的,而宗教是強制的;美育是進步的,而宗教是保守的;美育是普及的,而宗教是有界的。”時下的教育目標是德、智、體全面發展,德育便蘊含美育。近年來,全國中小學逐漸恢復書法課,不單有繼承傳統文化的意義,也是增強美育的具體舉措。美育是精神層面的建設、是凈化人心靈的工程,如果全社會的人都能明辨美丑,以尚美為榮,做人有底線、做事知進退、心中有標準,社會進步發展就會順暢健康。所以,美育在人類發展過程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。

一、書法藝術歷來是中華傳統美育的重要內容

語言和文字是民族文化的核心。書寫是文字的呈現,書寫與文字同生共振,就像一枚硬幣的兩面,它們共同肇啟于人類需要表達和記錄的需求。文字和書寫的產生,是人類進化的重要進程。文字書寫到了一定程度,人們不但享受并受益于實用文字信息傳遞的方便,而且會渴望和追求把字寫得更好更美、寫出精神和氣格、寫出不同的風貌與品質,于是,書法藝術便誕生了。

書法的美育價值

(商代)土方征涂朱卜骨刻辭,縱22.5厘米,橫19厘米,中國國家博物館藏

學界迄今公認的書法遺存是出自殷商的甲骨文,距今約三千五百年。這個結果是不是定論,不好說。因為在華夏大地,不知什么時候在什么地方又會有新的考古發現,或許將書法歷史再向前推進若干年也未可知。書寫與書法的演進是漸進過程和連續系統,書寫是書法的基礎,書法是書寫的藝術化,書法依賴于書寫又升華于書寫。這是因為漢字是表意文字,漢字一字一意的特色,為書法成為世界經典藝術提供了前提條件。書法與中國畫,是東方尚神精神的呈現,也是區別于西方藝術思維的典型藝術代表樣式。

書法是中華民族的寶貴文化遺產和精神財富。中華先賢一直重視書法教育,早在公元前一千多年的周朝初期,官學便要求學生掌握六種基本技能,即禮、樂、射、御、書、數,其中的“書”即是書寫。科舉制度在中國延續一千多年,毛筆字寫得差就沒法中舉。明代著名書畫家董其昌就曾因為書法不好,在參加松江府考試時未能奪魁,于是發憤練習,終于成為中國書法史上的重要書家。中國的私塾教育消失才半個多世紀,彼時啟蒙讀書首先要求認字、讀經典以及寫好毛筆字。中華民族在歷史進程中有輝煌、有沉淪,對傳統文化有繼承、有遺棄,但隨著近年來國家的強大和繁榮,我們對優秀傳統文化的認識越來越深刻,也越來越自信,越來越感到優秀傳統文化的博大精深、魅力無限。這是不爭的事實。

書法的美育價值

(明)董其昌《行楷書仿顏真卿法倪寬贊傳卷》(局部),縱36.8厘米,橫1579.7厘米,北京故宮博物院藏

二、書法藝術具有美育的鮮明特征

毫無疑問,書法藝術的普及是社會美育的范疇。教育的真正目的,一是讓受教育者獲取能力,以便就業創業,經世治國。二是立德立志,提高個人修為,升華精神境界。書法藝術是精神產品,從事書法創作既是一種能力,也是一種修為。首先,就書法藝術自身看,是東方價值觀的鮮明呈現:書法技法中,筆法的輕重緩疾、藏露提按,字法的正欹斂放,墨法的枯潤濃淡,章法的疏密聚散等,都與中國人認識世界的陰陽二維世界觀契合關聯。所以書法謂之“書道”。道,便上升到了哲學層面。書法家在一張宣紙上,按照約定的文字內容,運用墨跡的運動變化,制造黑白兩象的錦繡圖式,以制造矛盾為始、解決矛盾為器,最后達到和諧統一,其哲學基礎便是陰陽二元世界觀。

關于書法藝術,有多種定義,各種辭書不下幾十種概念解釋。我認為,書法是書寫者運用軟筆、按照法度書寫漢字并以表達性情和追求藝術美為目的的藝術。書法法度,也即書法本體有筆法、字法、墨法、章法諸法。書法藝術與詩文、繪畫、舞蹈、音樂等藝術門類,與管理、做人、謀事、謀篇等社會行為,有著廣泛聯系。書法是民族血脈和基因的組成部分,學習、研究、從事書法藝術活動,不但關乎民族文化認同,對個人也有諸多益處。既可以閉門修習,也可以交友互動;既可以孤芳自賞,也可以展示高堂;既可以專業研究,也可有助讀書吟詩;既可以捫心悟道,又可以師法萬象;既可以養性,又可有助養生;既可以抒情起興,又可以防躁忘憂;既可以感染自己,也可有益于熏陶家庭……總之,諸多好處可以兼而有之。

三、書法藝術美的標準與鑒賞

美是精神感受,就像幸福也是一種感受一樣。愛美是人的天性,所以說“愛美之心,人皆有之”。審美是一門學問,當然需要有相應的專門學識。書法之美既要靠作品說話,也需要鑒賞者慧眼識珠。書法美沒有量化標準,智見仁見是常態。只有美育,才能讓大家對美的認識產生盡可能多的共識。

 

書法的美育價值

《祭侄文稿》又稱《祭侄季明文稿》,顏真卿50歲時書。計25行,共230字。

我們賞析藝術品時,常常會遇到以下情況:一幅作品,自己覺得好,他人說不好;自己覺得不好,他人說好;人家說好的,自己卻看不到好在哪里。這種認識的差異,使人產生迷惑,懷疑自己的眼光,懷疑別人的看法,甚至懷疑經典作品美之所在。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?首先,從美的存在和發現看,美具有雙重屬性。從美的存在看,客觀事物之美,如湛藍的天空、巍峨的群山、萬里長江、浩瀚大海,還有梅、蘭、松、竹等,這些事物的美是客觀存在的;從美的發現看,美需要認知和感受,這是美的主觀屬性。湛藍的天空美,可群山會覺得天空美嗎?不會。荊棘或者蒿草,會贊賞梅、蘭、松、竹之美嗎?不會。癩蛤蟆知不知道自己很丑?不知道。存在是第一位的;存在被認識才會產生美與丑的比較。其次,從美的屬性看,美分為自然美與人為美兩大類。自然美是天然美,不需要雕飾,譬如白云、彩虹。人為美是人為創造出來的,譬如長城、三峽大壩、迪士尼樂園,還有文學、繪畫和書法等。人為美源于自然美,是從自然美中概括、加工、提煉、再創造出來的。再次,從美的標準看,具有共性和個性雙重標準。共性的標準是社會的、歷史的、大眾的標準。王羲之的《蘭亭序》、顏真卿的《祭侄稿》、蘇東坡的《寒食詩帖》,盡管有人覺得并非百分百完美,但在比較中感覺到的是相對完美,于是被后人奉為經典。歷史并不以某一個人的審美意志為標準。一是社會標準,是說審美受時代風尚影響,代表的是一個歷史時期的審美特點,并經過歷史沉淀,凝結為一種審美定勢,如晉尚韻、唐尚法、宋尚意。二是個性標準,即個人標準。別人覺得某書法作品美,歷史公認那件書法作品美,可我不這樣認為,環肥燕瘦,各有所愛。審美領域是永遠存在個人見解的領域,個性標準受到個人綜合素養、知識結構、專業水平、閱歷和眼界、性情和偏好等多方面因素的影響。

另外,審美還與情境和心態關聯。這里不妨舉個大家都熟知的賈島關于“推”與“敲”的故事。賈島將自己的一首詩給韓愈指導,其中有一句“鳥宿池邊樹,僧推月下門”,韓愈看后將“推”改為“敲”,大家都說改得好,說是夜深人靜時有了響聲。可是從賈島所處的境況看,首先他是個僧人,又是很晚才回寺里,“推”其實更符合賈島寫詩的情境。如果是敲,聲音很響,賈島是個僧人,深更半夜從外面歸來,他好意思“啪啪”敲門嗎?這說明,審美在人、在情景、在場景、在際遇不同的情況下,會有不同的評判。

審美水準的提高,是一個循序漸進過程。譬如我們走進黃山,品味黃山之美,在山腳下,看到的是山腳之美;繼續上行,每上升到一定的高度,看到的景致就不同。站在半山腰,絕對看不到光明頂的風光,也看不到飛來石的姿態。盡管你不寫書法,可賞析書法作品也是這樣的。你的高度,決定著你對書法美的理解,表現著你所具有的眼光和視野。“站在啥山唱啥歌”,也就是說,審美也是需要水平的。這水平從何來?需要普及美育,需要增進修養、積累知識,需要提高眼光,需要既強化專業知識又提升綜合素養。

四、欣賞書法作品的基本素質

欣賞書法作品,還要從了解書法作品的創作過程開始。創作書法作品,是從紙上落筆第一個點畫起步,到一個完整的字、完整的一行、完整的作品,逐次展開。這一創作過程,包括一個書家所具備技能的實踐和運用(筆法、字法、墨法、章法、題款、鈐章),還有藝術思想和理念。觀看書法作品與創作書法作品的順序是倒置的,先從整幅作品入眼,再觀照橫豎行氣、分析字組字型,然后才是點畫筆法、落款、鈐章等細節。

然而,在技術層面,兩者的審美要求卻是統一的。一個人,書法的審美感受總是與美學高度、審美情趣相一致,而美學高度又總是影響和制約著作品的質量。眼高手低是常態,眼低手高則根本不可能。“思想有多遠,我們就能走多遠”,不妥處在于太絕對,合理處在于“思想有多遠,我們才有可能走多遠。思想不遠,我們一定走不遠”。不提高眼力,只重視技術問題是片面的,只有眼界高了,手上功夫才能上去。眼界不高,技法再精巧,也只是書匠。當然,不鍛煉手上功夫,眼界再高,也寫不出好作品。有些人說起來一套,寫出來不中看,原因在于功力差。鑒賞與創作兩者密不可分,所以,作為書法家,我們應當將提高眼界與增強手上功夫一致起來。

書法的美育價值
(宋)蘇軾《黃州寒食詩帖》(局部),縱34.5厘米,橫119.5厘米,臺北故宮博物院藏

五、書法藝術美的表現形態

書法、繪畫等藝術品的品鑒沒有具象標準,不能用長、寬、高及重量等指標來衡量。評價一件書法作品優劣的標準到底是什么?我認為,用四個字可以概括:“形美神足”。形美神足,是書法藝術美的總標準。

形美,主要是就書法的技術層面而言,指筆、墨、字形、章法俱佳。神足,指神采、氣息、個性、張力等這些通過作品表達和透露出來的高邁氣格。

形美是物質的,神足是精神的。形美取決于手上功夫,神足取決于精神境界。南朝書法家王僧虔說:“書之妙道,神采為上,形質次之,兼之者方可紹于古人。”神采與形質兩者是辯證關系。形質不好,再好的神采也沒有表達的載體;形質再好,沒有精神內涵,也稱不上精品佳作。神采包含的要素更加廣泛和模糊,具有復雜性和不確定性,如學問、修養、心態、品性,等等。書法,在解決技術層面問題之后,便要在書寫情感的抒發上,找到轉換和表現的途徑,使筆能達意,心手雙暢,物我兩忘,寫出來的作品才能形外生意、意外出彩。一幅書作,技法完備是基本要求,但能夠出彩,在情感和意趣的表達上打動人、感染人,讓人產生美之共鳴,才是好作品。總的看,形質與功力相關,神采與修養相關。

(圖片來源于上海市書法家協會及網絡)


責任編輯:李曉恒

Copyright?2009-2019 版權所有:中共陜西省委組織部陜西黨建網

地址:西安市雁塔路南段10號    電話:029—63905675

陜ICP備10001194號-1 技術支持:陜西黨建云平臺

快乐10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