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郵箱: [email protected]
您的位置:首頁 > 干部工作 > 干部監督 > 正文

從珍視五分錢到收錢像收條煙 落馬校長寫下懺悔

“今天,我懷著無比的心痛思考總結自己的前半生。”云南省劍川縣第一中學原黨總支書記、校長尹衛平接受組織審查調查后,寫下了他《懺悔書》的開篇之語。從一個貧寒少年成長為一名中學校長,最后淪為階下囚,回顧自己的前半生,尹衛平充滿了悔恨。

“我從小家里很窮,一次母親給我錢去交學雜費,剩下五分硬幣,我沒有吃過零食,那天我在學校賣零食的面前看了半天,最終決定不買吃的,回家將硬幣交給母親,那時母親流淚了......”尹衛平出身貧苦,那次將五分硬幣遞到其母親手里的場景、母親眼里閃爍的淚光,尹衛平至今難忘。

1986年,尹衛平考上了西南師范大學,成為了劍川縣第一中學首個考上西南師范大學的學生,也是村里的第一個大學生,是全家人的驕傲。

1991年7月,尹衛平回到劍川縣第一中學任教,憑著吃苦耐勞、認真負責、敢于變革的精神,4年間就成為了學校年輕的優秀教師。

2006年,年僅38歲的尹衛平參加公開選拔被聘為劍川縣第一中學校長,可謂年輕有為、仕途得意、羨煞旁人。但尹衛平的墮落之始,就是榮登劍川縣第一中學校長“寶座”之時。

“我當校長之前,學校外面基本沒有朋友,也沒有天天在一起吃飯的‘朋友’老板。然而當了校長之后,外面的‘朋友’多起來了,學會打麻將。”從最初的“小賭怡情”到“玩的就是刺激”,再到最終的麻木,牌桌成為尹衛平“八小時之外”與“牌友”們娛樂的重要場所,“常勝將軍”“只贏不輸”是常態,也就是這樣,他不知不覺沉淪在錢權交易中。

“最開始收了一位姓王的商人錢后,每天都覺得仿佛有雙眼睛盯著自己,壓得自己抬不起頭來。春節前后,收的錢由少變多,慢慢習慣了,甚至老板把錢放到車子后備箱時,也覺得像放下一條煙似的輕松。”尹衛平感受到了權力帶來的巨大誘惑,心態漸漸失衡,底線失守、欲望之門大開的他來者不拒、大肆斂財。

2009年至2019年期間,尹衛平利用職務上的便利,在食堂承包、工程承攬和設備采購過程中,為他人謀取利益,多次收受項目承建商、學生校服和教學設備銷售商等人財物共計人民幣72萬余元。2011年至2018年期間,尹衛平利用職務上的便利,以非法占有為目的,采用簽訂虛假施工合同套取財政資金、違規報銷私車修理費、私車加油費等方式,侵吞公共財物4萬余元。

“當了13年的校長,自己仿佛只認真學習過校改和課改。除此之外,沒有認真學習過。”長期的缺乏學習,讓他喪失了對黨紀國法的敬畏之心,慢慢滑向了“萬劫不復”的深淵。

尹衛平在擔任劍川縣第一中學黨總支書記、校長期間,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和廉潔紀律,違規報銷費用,違規套取、私分資金,公車私用;違反組織紀律,個人決定工程承攬、設備采購項目;違反工作紀律,違規超額撥付工程款;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規定,違規列支費用,私設“小金庫”;且在黨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斂、不收手、頂風違紀違法。2019年6月19日,尹衛平受到開除黨籍、開除公職處分。2019年6月20日,尹衛平涉嫌受賄、貪污犯罪問題移交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。

“悔恨之劍時時刺痛自己,悔不該收‘朋友的心意’;悔不該收老板的‘謝意’;悔不該沒有把收到的錢交到學校或者組織;悔不該不聽夫人相勸:不打麻將,認真學習。我無法原諒自己,為什么自己會從珍視五分硬幣的山村貧困學生走到今天的我?”尹衛平的后半生,除了無盡的悔恨與自責,還會有法律的制裁。(云南省劍川縣紀委監委 王順仙 )

責任編輯:林曉兵

Copyright?2009-2019 版權所有:中共陜西省委組織部陜西黨建網

地址:西安市雁塔路南段10號    電話:029—63905675

陜ICP備10001194號-1 技術支持:陜西黨建云平臺

快乐10分规则